◆◇海公園◇◆

07月≪ 08月/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09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胡思亂想……

不知道是不是春天的關係,人容易胡思亂想……

最近常常一個人沉澱下來思考去留的問題。



“選擇”總是很痛苦的,因爲無論選哪邊都會失去一些東西。就目前來看,還很難判定一旦選擇了,是否會失去對我而言很重要的東西。

不可否認,國外的生活是很自由的,其實真正的社會壓力並不大。很多的壓力來自我自己。我是個自我要求很高的人,不管常常看中了一點就忽略了其他的。好比走在一個美麗的花園,發現了一個風格獨特的噴泉便立刻筆直往前沖,想一探究竟。往往這時忽略了噴泉旁邊的花團錦簇。

很多時候會考慮問題理性化,可是現實卻未必隨人願。所以一直都對現世有失望的心態。我承認自己是個強勢的人,常常主觀臆斷,這縂脾氣是改不了的。嘗試過了,可是還是老總樣子。
我自己知道自己的個性,就好像一匹野馬,往前直沖,不喜歡回頭。本性是不羈的,可是常年的家庭教育和道倫理約束,對長輩和待人都極其嚴謹和慎重,很少會撒嬌和親近人。總是和人保持著距離,不會掏心掏肺。説白了就是“冷漠和自私”,其實自己骨子裏是個比較淡情的人。小時候老爹當官,官不大,可好歹也是个頭,自然不求人,人人巴結。所以從小養成了端架子的習慣,臉皮薄也是個性之一。很討厭看人臉色,可現實那裏容得了你一個社會新鳥傲氣的翹尾巴?此時,裝乖總是不會錯的。

我是个直來直往的人,說刻板也不為過,及其厭惡這種“面具”的生活方式。可是在上海,你必須如此,裝著合群,裝著聽話,裝著沒脾氣,裝符合流行…………好聽點“淘漿糊”,其實一個詞語“虛僞”。人與人之間的勢利和虛僞構成了那個社會主體之一。

我喜歡和白,從小的教育就是“對是對,錯是錯,錯了就要自己擔”,“就,白就是白”,可是到了社會……發現一切都是“灰”的。所以有時候很怕跳進這個染缸,不知道自己會變什麽樣子。也許膽小吧……

原本以爲在澳洲可以活的本色一點,的確很多方面澳洲是自由的,如果有穩定的工作,生活上也算舒適的,可是初代移民幾乎不肯能融入他們的社會。我的驕傲本性又容不得自己永遠処在社會最底層,不服氣啊!而待在華人圈子,那種腐朽的勢利氣氛又回來了,不是根本沒變化麽?同是中國人,有什麽好歧視新來的人呢?我討厭移民了的香港人。97移民的那批人,可以說在香港不過是小康家庭而已,學歷都不高。但是狗眼看人低的習性倒是發揮到極致。

決定不做“好孩子,老實人”了。
學習如何利用人!如何市儈!如何臉皮變成銅牆鐵壁!

胡亂寫了一堆東西,只是最近腦子紛亂的很。全儅發洩一下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好,吐槽了一堆,舒服多了……

把消极的东西统统认出来,整个人才轻松嘛。

大步流星,跨出自己的小圈圈,烦恼是自己找来的。
还是交际圈太小,social life必须扩大~

大吼:
我要阳光!!!!!
消极不是我的本性!!!!!

呼~爽多了!

剛才看Kaede的blog上的連接,就逛過來了,看到這篇文章。
昨天剛好跟朋友討論相關的問題。
我越來越覺得很多時候不是“別人不願意接受自己”,而是“自己懶得或者不願意融入”。
文化上面的差異實在非常難以跨越,往往人們會選擇一條最輕鬆的路。
雖説第二代移民融入得比較好了,但是他們卻失去了原本中國的那部分。
我想世上沒有十全十美的事吧。
(希望沒有太冒昧^^。)

也许是吧!我的个性属于被动型,很少自己去打破某些东西~

其实我还蛮想融入鬼老生活的,不过在尝试过后发现很多地方和自己想的不一样,遇到的困难比较多。

在很多偏远的小城,例如我以前读书的地方wollongong,或者Cairns等等,人就比较淳朴,比较愿意接受外来的移民,当地人也非常友好。不过在悉尼都市地区,local看人的眼神就完全不同,简单说就是上海人看外来流动人口的眼色,这种目光我很熟悉……

我承认自己是个敏感而且非常保守的人,对待有些事情很畏首畏尾,也容易想的比较多。
所以现在要努力放开~尝试去打破墨守成规的习性吧。

其实我还蛮喜欢和大家讨论事情的,所以没有冒犯一说啦。

我以爲澳洲應該比較容易融入,畢竟那裏是移民國家,並且大多數的居民已經不是原來住在這片土地上的土著人了。
給我的感覺是歐洲會更難,不是說人家用奇怪眼神看你,而是總是保持一段距離。
(當然我目前已經意識到其實自己也沒有完全對別人敞開大門,又怎能要求別人對自己這樣做。)
可能是我住的地方比較偏僻,又或者接觸到的人比較純樸。
但是在國外不會有很多很好的朋友卻是事實。
不過相比起來中國人在國外應該算是受到不錯待遇的了吧。

是啊,我当初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兴冲冲的从wollongong搬到悉尼的确,可是现实可以说完全不同。

其实澳洲有个很奇怪的现象,干脆和华人接触不多的鬼老反而容易和留学生谈的起来,交往一阵子了……他们就发现了种种华人的缺点,然后就敬而远之……
早期很多华人移民在澳洲留下的印象并不好,给澳洲人的印象就始终认为中国人是“穷鬼”。我去找打工,面试了几个鬼老店,有些就比较客气,而有些则态度恶劣的直接人了。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去体检,那个柜台小姐根本没有给我reciept(我也疏忽了),结果我去复查的时候只是把报告单带去了,那前台小姐就一直盯着我问付钱了没有,如果没有付钱不能体检什么的,我都说了是医生让我来复查视力而已,其他的都已经检查完毕了,可是她还是当成我好像没付钱想白体检S的。里里外外到处跑了去查我付钱了没有。靠!没付钱你上次能让我检查啊?最后还招来了manager,我当场就火大了。扔了passport说,你当初登记的时候是拍照又记下了护照号码,如果不相信的话可以查询电脑记录!如果我没有付钱,第一次你能让我检查么?找不到reciept记录是你的工作失误,而不是customer的错误!

不过华人在澳洲也有很多不好的记录,前2年发生过2个华人留学生谋杀唐人街的店老板,据说只是为了口角而已。澳洲人把这种出人命的案子看的特别大。结果搞得好像在悉尼的留学生都成了恐怖分子S的。

我不知道怎么解释……反正最近一段时间看到和感受到的负面东西比较多,所以就很想发泄一下。同样的工作录取对象,澳洲肯定优选当地人,而且不管学历如何……

其实种族问题每个国家都有,美国如此,欧洲各国如此,澳洲也是一样的。只不过表面上澳洲属于旅游国家,对外来移民宽松些,可是最近3年澳洲经济不景气,所以对外来抢饭碗的自然没有好脸色了,移民政策一紧再紧,所以看未来的路有点迷茫和不知所措了。

有些時候確實是少部分的中國人做的不是很好,所以才會讓外國人留下壞印象。
記得10年前歐洲移民還是有可能的,現在越來越難了,就連獨生子女住在歐洲,丈夫已經去世,想辦短期探親都會被拒簽。
連移民官員都會說“中國人來了就不會回去了”。(嘆氣)
外國人如此不信任中國人的事我倒是沒有聽説過,一般中東人受異樣眼光的機率更高一些。
不過找工作或者住房總是會當地人比較優先吧,這只能認命了,激勵自己更加努力。
國外生活雖然許多地方會不夠如意,但是還是很安逸的。
我覺得如果突然讓我囘國生活的話也會有許多地方不習慣的。
生活可能就是沒有十全十美的^^。

嗯,可能是我过去在国内的生活太舒适了。因为父母的关系,人人顺着我,所以出国以后受不得气。

我妈最近倒是说了,‘你过度心高气傲,人家对你客气不过是看父母的面子,未必你真的有这个实力。’

老妈的话还是一针见血的,所以想想还是自己努力去面对逆境,毕竟撑过去就好了。

最近在不断的调整自己的心态。不论在澳洲发展也好,在上海发展也好都是不错的选择。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OK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OME

プロフィール

佐野 泉

Author:佐野 泉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舒窈糾兮,勞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
舒憂受兮,勞心慅兮。
月出皎兮,佼人燎兮。
舒夭紹兮,勞心慘兮。
──《詩經•陳風•月出》

カレンダー(月別)

07 ≪│2017/08│≫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フラッシュ クロック 「幻の庭。鬼灯」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コメント

Tree-LINK

  • 管理者ページ
  •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