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公園◇◆

09月≪ 10月/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11月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首次彩雲國同人原创纪念※


其實我不擅長寫東西,過去連日記什麼的都不寫。議論文,論文,策劃稿,辯論稿子我倒還行,可是寫原創小說……老實說是門外漢來著。

這是我的首次原創作品,還是在小伊和雨耘大人2位的校對下完成的(英文寫久了很多E文習慣出現在文中……)感謝2位給我的寶貴意見。謝謝~

大家都是經驗豐富的看官了,請多指點吧,鞠躬……




------------《黎深新年第一天》-------------



新年第一天•下午

紅黎深坐在自家庫房內自滿得意地看著過年大清掃,整理出來的幾個大箱子,“啊~收集如此齊全的兄長之寶物,我還真是關心大哥……哪里像琅玖那小子完全不瞭解,哼~大哥只要有我一個就夠了……”

其實那些不過是小時候邵可給自己擦拭汗水的手巾,借給弟弟看的書,以及邵可有事外出會帶回一些小禮物,還有就是換季時候的問候禮等等;此外不乏秀麗小時候用過的小木馬,波浪鼓,可愛的女童衣服,其中有新的也有舊的。(我說這些他是哪里收集到的==)

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東西,甚至普通人家每年都會清理扔掉的東西,被人稱“紅妖孽”、“冰尚書”的紅黎深當成寶貝一般地收藏著,每年都會好好整理擺放到紅家別館的庫房裏面。

“呵呵……呵呵呵呵(傻笑==)……今年居然能收到大哥家裏的櫻花糕,真是幸福啊~~秀麗不虧是大哥的女兒,那清香粉嫩的櫻花糕果然是極品,一定要好好收著……呵呵……呵呵呵……(繼續傻笑==)”

完全沒有食品保鮮概念的紅家當家宗主,正準備把從邵可那裏收到的櫻花糕直接擱置在庫房的大供桌上……(不怕發黴哦,還有幹嘛用供桌啊……==)。此時門口傳來了天籟之音。

“黎深,你在裏面嗎?家僕說你在庫房,我就自己進來了……”門口的仙音如同誘惑人一般地飄蕩進來,讓人忍不住的頭暈目眩雙腿發軟,黃鳳珠——人稱彩雲第一絕世美人的戶部尚書,也是紅黎深的同期(朋友)?!抬腿跨進了豪華庫房……

“呃……你這是準備供奉祖先麼?真是打擾了,不過黎深我雖然知道你戀兄程度到藥石罔效,也不必供桌的中間放著邵可大人的面具啊,我就算是對未來岳父尊重無比也絕對不會在家裏擺供桌供奉邵可大人的。啊……好香的味道,是什麼?”

“你進來幹嘛,怎麼又沒帶面具,還有不要隨便踏入我的重要地盤……啊~~啊~~那是我的櫻花糕!我的……櫻……”話音未落,只見黃尚書伸出纖纖素手敏捷地搶過為數不多的櫻花糕,快速又極其優雅地塞進了自己嘴裏。櫻花色的嘴唇發出了讚歎之聲。“是秀麗做的吧,你的家廚做不出這麼好的味道,有櫻花的清香且甜而不膩,回味無窮呢……嗯?幹嘛這麼一臉怨恨的看著我?好歹以後是一家人,被未來的叔父大人這麼注視可是會讓秀麗和邵可大人誤會的……”好像故意氣黎深一般,黃尚書在新年第一天居然出奇的話多,儘管滔滔不絕,可是沒有人會對著仙音有著反感,相反更加渴望他一直綿綿不絕於耳邊才好,配上今天是新年第一天,不帶面具的黃鳳珠只是穿著便裝,身上比平時多加了一件白色貂皮大衣,無論怎麼看都是清豔的絕世佳人(男人==),任何人都會當場陷入臉紅心跳的癡呆狀態,恐怕到了元月十五也不見得能回神來著……當然這是別人,可不是紅家妖孽,戀兄達到某種等級的妖魔對任何美人都是免疫的,除了他的親親大哥以外。

一把揪過黃鳳珠的衣領,紅黎深咆哮出聲:“啊~~~還我的櫻花糕,那是大哥給我的,是秀麗過年特地做的,給感冒時候去探望她的叔叔的謝禮,還給我!!!就是同期也絕對不可原諒,不可饒恕!不單和我搶秀麗,連她做的甜品也不放過……我絕對不承認你是什麼未來侄婿,這種事情我賭上紅家全部也不會讓它發生。”
(櫻花糕的怨念果然害=[]=)

“哼哼~~秀麗的回禮麼?對於至今不敢表明身份的你,恐怕不會讓秀麗如此記掛,在她眼中,恐怕最多稱呼你為‘夏天的怪叔叔’而已,這應該是邵可大人把多餘的櫻花糕給你了吧。”一箭中紅心,那櫻花糕的確是邵可派靜蘭在除夕前夜送過來的,只是紅黎深天馬行空的幻想,外加自我陶醉,一路自認為是秀麗的看病回禮。“如果讓秀麗看到她的‘叔叔’竟然如此對待曾經是秀麗上司的我,不知道她會不會大失所望……”

“什麼?秀麗來了?”紅家妖孽慌忙放開黃鳳珠,緊張地回頭東張西望,並且擺出隨時準備鑽到供桌底下的預備姿勢。

“啊~我可沒這麼說。”黃尚書拜拜衣袖,重新整理一下自己的衣物,“不過,邵可大人和我一起來的,途中遇到了你的義子絳蓧,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先到了。”(影射絳蓧是路癡= =)

“大……大……大哥和你一起來??一起坐馬車來的?還是共同坐一輛馬車……啊~~為什麼為什麼……”紅黎深再次在新年裏面被同僚給打擊到,期盼能和大哥同坐一輛馬車,那是多年來自己沒有實現的微小的願望,反而是自己的同僚搶走了,怎麼叫人甘心啊。再一次的揪緊同期朋友,也是現任同僚的衣領大吼:“為什麼你會和我大哥同乘一輛馬車來我家?”

“我說黎深你最好鬆開我的衣領,這麼說話不舒服,我好歹新年換上便裝,等一下要去邵可大人家拜訪的,還要看望小秀,如果衣衫不整豈不是非常失禮麼……”

“這個不是重點……等等,你去我大哥家拜訪,什麼時候?大哥同意了?小秀?你居然稱呼我的親親侄女小秀??鳳珠,你給我說……說清楚,什麼時候稱呼變這麼親密的?居然在我不知道時候……”可憐的紅家妖孽已經被氣到一路語無倫次了,絲毫不見對陣主上時候的犀利口才和冰雪尚書的氣勢。

只見2人拉拉扯扯一路退到紅家豪華庫房門口,不巧的黃鳳珠腳後跟被門檻絆到,整個人仰摔了下去,緊緊楸著黃鳳珠衣領的紅家妖孽,一時過度激動,沒來得及抓住任何東西,就這麼一路撲了上去……下位者的衣領已經被拽開……露出了優美的頸部和那潔白迷人的鎖骨,順滑的髮由於沒束發就這麼一路鋪散在地面,畫出一道媚人曲線;另一位則是一手拽著衣領,一手忙不迭的撐起自己的身體…………

就在情勢緊張的當口,有一人的聲音不溫不火地傳來……

“啊~黎深啊~原來你在這裏啊…………哦呀……原來你和黃尚書正在忙。呃,我沒什麼事情,只是想把秀麗做多的梨花糕也帶過來,不過路上遇到絳蓧就跟著他一起過來庫房了。

唉~人老了走路自然慢些……原本想接你和絳蓧一起過府的,既然你在忙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邊上站立著已經完全僵硬的李絳蓧,這位曾經是彩雲國史上最年輕的狀元,目前最人氣的吏部侍郎,看見目前的情形也只能是瞠目結舌,當場石化……

“啊~~絳蓧,別愣著,我們先走吧,秀麗還等著你和我一起回去呢,她今天要好好謝謝你給她的書籍,準備做一桌好菜當謝禮。”一手拉過已經石化的李絳蓧,邵可大人——不愧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物,極其沉穩的放下盛放著梨花糕的點心盒,一路拉著絳蓧揚長而去……

咻~~~~現場一陣冷冷的風……吹過。

“不要啊~~大哥!!!你誤會了……”

新年第一天,紅家貴陽的第一別館,傳出了鬼哭狼嚎般的淒慘叫聲!
路人紛紛走避……


(真是人間一大奇景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唉呀~我看過了喲~

但是愛意滿滿的又來看呀~

汗~摸摸某只。
你的blog那边蓝天白云的很PL撒~
其实蛮期待红家2只后面更新。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OK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OME

プロフィール

佐野 泉

Author:佐野 泉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舒窈糾兮,勞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
舒憂受兮,勞心慅兮。
月出皎兮,佼人燎兮。
舒夭紹兮,勞心慘兮。
──《詩經•陳風•月出》

カレンダー(月別)

09 ≪│2017/10│≫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フラッシュ クロック 「幻の庭。鬼灯」
カテゴリー
最近の記事+コメント

Tree-LINK

  • 管理者ページ
  •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